生態(tài)文明建設的倡導者  綠色生活創(chuàng )建的踐行者

當前位置:智庫課題 >  課題研究 > 正文

田慶軍:鄉村風(fēng)電成就中國能源革命

2024/4/28 14:45:44   中國能源網(wǎng)      人氣:7275

4月26日,第八屆中國中東南部風(fēng)電開(kāi)發(fā)研討會(huì )暨“千鄉萬(wàn)村馭風(fēng)行動(dòng)”風(fēng)電發(fā)展論壇在廣西南寧成功舉辦。國家能源局新能源與可再生能源司處長(cháng)陳永勝,廣西壯族自治區發(fā)改委黨組成員,自治區能源局黨組書(shū)記、局長(cháng)熊祥忠,遠景集團高級副總裁田慶軍、中國可再生能源學(xué)會(huì )風(fēng)能專(zhuān)業(yè)委員會(huì )秘書(shū)長(cháng)秦海巖為大會(huì )致辭。來(lái)自國家部委、地方政府、各省市能源局、開(kāi)發(fā)企業(yè)的800余位政企嘉賓、院士專(zhuān)家齊聚綠城,共商鄉村風(fēng)電推動(dòng)鄉村振興之道。

本屆論壇的召開(kāi)恰逢醞釀近三年的“風(fēng)電下鄉”政策出臺,田慶軍表示,從燒柴到煤炭、電力、天然氣再到分布式光伏,農村能源使用形式越來(lái)越清潔方便,隨著(zhù)風(fēng)電和儲能的推進(jìn),村村戶(hù)戶(hù)將實(shí)現能源自給自足,用不完的綠電還能上網(wǎng)賣(mài)錢(qián)創(chuàng )收,村民從單純的能源消費者轉變?yōu)槟茉吹纳a(chǎn)者和受益者,這將是一個(gè)令人振奮的時(shí)代巨變。只有廣大農村實(shí)現了能源自給自足、綠色轉型,中國能源革命才能真正實(shí)現。

處于用能末梢的農村是中國能源革命的最后一公里,鄉村風(fēng)電作為中國風(fēng)電的重要組成部分,將在這場(chǎng)農村能源革命、鄉村振興中發(fā)揮巨大作用。以廣西為例,如果這里的1.4萬(wàn)個(gè)鄉村,都能夠按照最理想的狀態(tài)安裝2萬(wàn)千瓦風(fēng)機,全區鄉間地頭的風(fēng)電總裝機將達2.8億千瓦,每年將生產(chǎn)超過(guò)6000億度綠電,相當于6個(gè)三峽水電站的年發(fā)電量,即便打個(gè)對折3000億度,也超過(guò)了廣西2023年全社會(huì )用電量2449.4億度。

田慶軍表示,千村萬(wàn)鄉馭風(fēng)行動(dòng)正當其時(shí),鄉村不僅可以給城市提供物美價(jià)廉的農副產(chǎn)品,未來(lái),鄉村還將給城市提供綠色廉價(jià)的電力,成為城市能源供給的中心。既種莊稼又種“風(fēng)機”,既打糧食又產(chǎn)“綠電”,自給自足、余電致富,“六大因素決定鄉村風(fēng)電前景一片光明,有望開(kāi)辟風(fēng)電行業(yè)新的增長(cháng)極?!?/span>

第一,中國風(fēng)電技術(shù)成熟、產(chǎn)品豐富。過(guò)去若干年,每年5000—7000萬(wàn)千瓦的新增風(fēng)電裝機,鍛造出了一條無(wú)比成熟的風(fēng)電產(chǎn)業(yè)鏈,足以支撐鄉村風(fēng)電的規?;?、差異化開(kāi)發(fā)。

第二,鄉村風(fēng)電度電成本更低、利潤更好。以征代租、土地入股,省下了大量阻工、征地、產(chǎn)業(yè)投資等非技術(shù)成本,我國部分地區鄉村風(fēng)電項目EPC造價(jià)有望做到3000元/千瓦,度電成本有望到2毛錢(qián)以下,比集中式風(fēng)電更具成本競爭力,收益率更有保障。

第三,開(kāi)發(fā)運營(yíng)經(jīng)驗豐富。中國風(fēng)電多年來(lái)批量化開(kāi)發(fā)建設陸上集中式和大基地項目,積累了大量實(shí)戰經(jīng)驗,都能夠復用于鄉村風(fēng)電,讓鄉村風(fēng)電開(kāi)發(fā)少走彎路、節省成本。

第四,電力改革有效支撐。隨著(zhù)電力體制改革走向深入,電力市場(chǎng)越來(lái)越成熟,為鄉村風(fēng)電未來(lái)參與電力市場(chǎng)化交易、拓寬消納渠道打下了良好基礎。鄉村風(fēng)電的定位一定不能拘泥于就地消納,而是要定位成城市能源的生產(chǎn)者和提供者。

第五,政策支持力度空前。近年來(lái),國家陸續提出“鄉村振興”、“雙碳”目標、農村能源革命三項國策,鄉村風(fēng)電是實(shí)現這三大戰略目標的理想載體,綜合收益極高。剛剛發(fā)布的《關(guān)于組織開(kāi)展“千鄉萬(wàn)村馭風(fēng)行動(dòng)”的通知》,更是一針強心劑。

第六,風(fēng)電發(fā)展進(jìn)入新階段,鄉村風(fēng)電開(kāi)發(fā)水到渠成。過(guò)去20年來(lái),中國風(fēng)電海陸并舉、上山下海,解鎖了各類(lèi)開(kāi)發(fā)場(chǎng)景,鄉村風(fēng)電是最后一塊拼圖。未來(lái)鄉村風(fēng)電將成為與陸上大基地、海上風(fēng)電并駕齊驅的新時(shí)代“風(fēng)電三駕馬車(chē)”之一。

新政發(fā)布后,中東南部一些陸上風(fēng)電發(fā)展緩慢甚至停滯的省份也在關(guān)注、研判開(kāi)發(fā)鄉村風(fēng)電的可能性,預計江蘇、浙江、福建、廣東等地可能會(huì )陸續釋放一批開(kāi)發(fā)指標,有望打開(kāi)一個(gè)規模數億千瓦的龐大市場(chǎng)。山東、河南、廣西、四川等正在大力發(fā)展風(fēng)電的地區,也將借著(zhù)這股政策東風(fēng),掀起風(fēng)電開(kāi)發(fā)新高潮。

同時(shí)也應理性地看到,當下鄉村風(fēng)電還面臨不少挑戰,如何解決一直以來(lái)的堵點(diǎn)、痛點(diǎn)?田慶軍建議:

第一,農網(wǎng)升級改造勢在必行。當前鄉村區域配電網(wǎng)余量空間所剩無(wú)多,沒(méi)有辦法滿(mǎn)足大量鄉村風(fēng)電的接入需求,特別是在分布式光伏率先“整縣推進(jìn)”的近三年,搶先占用了大量電網(wǎng)空間,農網(wǎng)升級改造必須提速。

第二,打破上網(wǎng)電壓等級限制。目前分散式風(fēng)電最高只能接入110KV電網(wǎng),導致消納半徑被限制在20公里以?xún)?,這對鄉村風(fēng)電的制約相當大。有必要打破110KV的電壓等級限制,讓鄉村風(fēng)電走得更遠、送得更多。

第三,電力體制改革更進(jìn)一步,全面開(kāi)放隔墻售電。推動(dòng)鄉村風(fēng)電市場(chǎng)化運行,實(shí)現開(kāi)發(fā)商與用戶(hù)直簽售電合同,讓鄉村風(fēng)電服務(wù)于更多用電群體,豐富應用場(chǎng)景。農民的糧食、蔬菜可以到市場(chǎng)上去自由交易,而不是只能把東西賣(mài)到供銷(xiāo)社。

第四,簡(jiǎn)化項目審批手續,真正推行備案制。2017年遠景在江陰開(kāi)發(fā)建設全國真正意義上的第一個(gè)分布式風(fēng)電項目,當時(shí)為了豎起一臺風(fēng)機,手續非常復雜,需要大量部門(mén)審批論證。反觀(guān)分布式光伏在備案制賦能下快速起飛,如今已在光伏行業(yè)“二分天下有其一”。起步更早的分散式風(fēng)電在風(fēng)電行業(yè)依然是個(gè)占比不足2% 的小配角。

第五,以租代征,解決用地痛點(diǎn)。土地性質(zhì)變更難、征地受限多,導致風(fēng)電的開(kāi)發(fā)門(mén)檻一直很高。未來(lái)鄉村風(fēng)電可以參考輸配電設施和通訊設施的建設辦法,在不改變土地性質(zhì)的前提下,以土地租賃的方式開(kāi)發(fā),如此可以快速釋放出大量的機位。

第六,打造極致可靠的環(huán)境友好型風(fēng)機。鄉村地區土地分散、人口密集、生態(tài)壞境敏感,特別是對于噪音控制和安全可靠有硬性要求,這實(shí)際上也是風(fēng)機技術(shù)進(jìn)步的方向。遠景江陰分布式風(fēng)電項目2017年底投運,至今已安全穩定運行7年,在噪音控制、智能防護、環(huán)境友好等方面積累了寶貴經(jīng)驗。

第七,探索風(fēng)光儲充一體化推進(jìn)。近些年來(lái),伴隨著(zhù)光伏和電動(dòng)汽車(chē)的大范圍下鄉,配套的充電樁和儲能也在同步下鄉,鄉村風(fēng)電的爆發(fā)將協(xié)同光伏進(jìn)一步激活充、儲市場(chǎng),風(fēng)光儲充一體化發(fā)展順理成章,這將開(kāi)創(chuàng )一條萬(wàn)億級的新賽道。

值得欣喜的是,國家主管部門(mén)已經(jīng)精準識別出這些制約鄉村風(fēng)電發(fā)展的不利因素,并正在著(zhù)手解決——新政提出“探索試行備案制”、“探索以租賃等方式獲取土地”、“電網(wǎng)企業(yè)實(shí)施保障性并網(wǎng)”等,讓我們看到了扭轉鄉村風(fēng)電長(cháng)久以來(lái)叫好不叫座的可能。事實(shí)上,鄉村風(fēng)電的顆粒度遠大于光伏,更適合搞“整縣開(kāi)發(fā)”。

但鄉村風(fēng)電這顆中國風(fēng)電的“碎金子”要想真正發(fā)光發(fā)亮,還需細化并推出可操作性強的落地政策,確保政策目標逐級傳導至省、市、縣各級政府層面。導向明確、有的放矢的政策,才能將開(kāi)發(fā)商的熱情轉化為實(shí)實(shí)在在的行動(dòng)力,推動(dòng)鄉村風(fēng)電行穩致遠,我們期待這一天早日到來(lái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