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態(tài)文明建設的倡導者  綠色生活創(chuàng )建的踐行者

當前位置:智庫課題 >  課題研究 > 正文

專(zhuān)訪(fǎng)復旦大學(xué)李志青:綠色金融,從狹義綠色走向廣義綠色

2024/4/28 14:46:32   中國環(huán)境APP      人氣:7234

中國人民銀行等7部門(mén)日前印發(fā)《關(guān)于進(jìn)一步強化金融支持綠色低碳發(fā)展的指導意見(jiàn)》,做好綠色金融大文章,積極支持綠色低碳發(fā)展。早在2016年,多部門(mén)就聯(lián)合印發(fā)了《關(guān)于構建綠色金融體系的指導意見(jiàn)》,動(dòng)員和激勵更多社會(huì )資本投入綠色產(chǎn)業(yè),多維度創(chuàng )新滿(mǎn)足綠色產(chǎn)業(yè)投融資需求。時(shí)隔8年,再次出臺指導意見(jiàn),這兩份文件的側重點(diǎn)有何不同?我國綠色金融發(fā)展取得了哪些成績(jì),還有哪些方面需要完善?針對這些問(wèn)題,本報記者采訪(fǎng)了復旦大學(xué)綠色金融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李志青。

李志青,復旦大學(xué)環(huán)境經(jīng)濟研究中心主任,復旦大學(xué)經(jīng)濟學(xué)院黨委副書(shū)記,兼任上海市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治理政策模擬與評估重點(diǎn)實(shí)驗室副主任等,美國耶魯大學(xué)、加州大學(xué)、德國哥廷根大學(xué)訪(fǎng)問(wèn)學(xué)者。曾主持國家和省部級等多項課題研究。

中國環(huán)境報:《關(guān)于構建綠色金融體系的指導意見(jiàn)》發(fā)布至今已經(jīng)有8年的時(shí)間,這些年國內綠色金融的發(fā)展情況如何,有哪些特點(diǎn)?

李志青:2016年出臺的《關(guān)于構建綠色金融體系的指導意見(jiàn)》,實(shí)際上構建了整個(gè)綠色金融的體系框架,包括標準、信息披露、風(fēng)險預防能力建設、金融機構綠色化及金融產(chǎn)品綠色化等方面得到全面推進(jìn)。綠色金融畢竟還是金融,要做一些傳統金融必須要做的事,最主要的特點(diǎn)還是要從綠色視角出發(fā),全面重構金融的底層邏輯。

以綠色信貸為例,除了財務(wù)標準之外,還有相關(guān)綠色標準。之前也有類(lèi)似的標準,但非常碎片化,全國不是很統一,在具體執行中會(huì )遇到一些問(wèn)題。2019年,國家發(fā)改委發(fā)布《綠色產(chǎn)業(yè)指導目錄》之后,人民銀行等部門(mén)制定了綠色信貸的統計口徑,這相當于用一個(gè)尺子去測量綠色金融的發(fā)展水平。根據公開(kāi)的統計數據,截至去年年底,我國綠色信貸余額達到30多萬(wàn)億元,占整個(gè)信貸余額的12%左右,這個(gè)規模在全球都是屈指可數的。

同時(shí),我國的綠色債券、綠色保險、綠色基金、碳金融等,都取得了長(cháng)足的進(jìn)步。不管是數量規模層面,還是結構和質(zhì)量層面,過(guò)去8年來(lái),我國綠色金融成績(jì)還是非常顯著(zhù)的。

中國環(huán)境報:在您看來(lái),我國在綠色金融發(fā)展方面還有哪些突出問(wèn)題需要解決?

李志青:我覺(jué)得,突出的問(wèn)題就是這次新的指導意見(jiàn)提出的,要進(jìn)一步強化金融支持綠色低碳發(fā)展。之前,我們對綠色的界定是狹義的,談到綠色低碳專(zhuān)指清潔能源、綠色交通、綠色建筑等。但實(shí)際上,除了國民經(jīng)濟中新型的、綠色的產(chǎn)業(yè)外,還要推動(dòng)鋼鐵、水泥、化工、火電等傳統產(chǎn)業(yè)綠色化。原來(lái)我們說(shuō)的綠色金融是狹義的綠色金融,現在我們要推進(jìn)廣義的綠色金融,也就是說(shuō)綠色金融的范圍進(jìn)一步擴大。

其次,在綠色金融創(chuàng )新方面,還沒(méi)有從根本上解決環(huán)境外部性?xún)炔炕膯?wèn)題。比如,銀行、保險等參與到一些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改造項目中來(lái),技術(shù)進(jìn)步促進(jìn)成本下降,帶來(lái)了綠色溢價(jià),金融投資有了一定的回報。實(shí)際上,很多傳統領(lǐng)域應對氣候變化、碳減排等方面也有很多外部效益,但目前還很難通過(guò)某種渠道內化到金融機構的業(yè)務(wù)上來(lái)?,F在,很多市場(chǎng)主體是基于責任機制,或者從履行社會(huì )責任的角度去理解綠色金融的發(fā)展,這對于綠色金融長(cháng)遠、可持續發(fā)展可能存在一定限制。金融機構要做好綠色金融這篇大文章,不僅要講責任性,還要講一定的經(jīng)濟性。

第三,目前綠色金融對一些新興產(chǎn)業(yè)的支持相對比較完善,已經(jīng)有了相關(guān)標準和激勵機制,但對傳統產(chǎn)業(yè)轉型還欠缺系統性支持。各個(gè)部門(mén)可能有一些支持政策,但金融體系的系統支持還沒(méi)有,既沒(méi)有標準,也沒(méi)有成熟的工具,還缺少考核。雖然一些地方和領(lǐng)域推出了轉型金融目錄,但還沒(méi)有全國性的標準。而且,傳統產(chǎn)業(yè)轉型的帶動(dòng)效應方面,方法學(xué)還比較欠缺。比如,做完一單鋼鐵的轉型金融貸款項目后能帶來(lái)多少減排效應,還無(wú)法很好地測算。

第四,碳市場(chǎng)的流動(dòng)性有限,更多集中在配額完成方面,價(jià)格信號的作用沒(méi)有很好地發(fā)揮出來(lái)。如果充分發(fā)揮價(jià)格機制的作用,能夠有效推動(dòng)相關(guān)產(chǎn)業(yè)的綠色技術(shù)創(chuàng )新改造。

中國環(huán)境報:您剛才提到,此次《關(guān)于進(jìn)一步強化金融支持綠色低碳發(fā)展的指導意見(jiàn)》中的“綠色”,是指廣義的綠色,而此前《關(guān)于構建綠色金融體系的指導意見(jiàn)》中的“綠色”是指狹義的綠色,為什么會(huì )發(fā)生這樣的變化?

李志青:2016年的指導意見(jiàn)對于“綠色”的定義是“環(huán)境改善、應對氣候變化和資源節約高效利用”,這里的指向非常明確,綠色就等同于環(huán)保、節能、清潔能源、綠色交通、綠色建筑等領(lǐng)域。今年發(fā)布的指導意見(jiàn)并沒(méi)有對“綠色”以及“綠色金融”進(jìn)行定義,但縱觀(guān)全文,“綠色金融”的定義其實(shí)有所變化。一方面,文件標題中已經(jīng)將“綠色金融”改為“金融”,意即所有支持綠色低碳發(fā)展的金融都是“綠色金融”;另一方面,指導意見(jiàn)中,原則的第三條指出,要“引導金融資源支持高排放行業(yè)綠色低碳轉型和可再生能源項目建設,促進(jìn)工業(yè)綠色轉型和升級,支持綠色低碳交通和綠色建筑發(fā)展?!蔽艺J為,這其實(shí)是重新界定了“綠色”,即純綠產(chǎn)業(yè)(新能源等)和灰色產(chǎn)業(yè)(高排放行業(yè))都屬于綠色,這說(shuō)明綠色的定義從原先的“狹義綠色”走向了“廣義綠色”,這意味著(zhù)綠色金融的定義也從原先的“狹義綠色金融”走向了“廣義綠色金融”。

從狹義綠色走向廣義綠色,是社會(huì )發(fā)展的需要,但這個(gè)過(guò)程中可能會(huì )碰到一些技術(shù)性問(wèn)題。在推動(dòng)傳統產(chǎn)業(yè)綠色轉型方面,國家發(fā)改委、工信部、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部等都出臺了大量政策,但轉型需要資金支持,而且資金缺口很大。這就需要動(dòng)員社會(huì )資本進(jìn)來(lái),在金融端進(jìn)行金融供給側改革。

現在缺少針對傳統產(chǎn)業(yè)轉型的金融產(chǎn)品。一些銀行根據自己的理解推出了金融產(chǎn)品,但不同銀行的理解可能不同,不同地方的認知也存在差異。這就類(lèi)似2016年之前綠色金融的發(fā)展情況,當時(shí)各地標準不統一。比如,某種工藝在這里被認定為綠色的,在另一個(gè)地方就不被認定為綠色的,這可能會(huì )讓銀行無(wú)所適從,最終會(huì )影響資源配置,妨礙統一大市場(chǎng)的建立。

中國環(huán)境報:此次指導意見(jiàn)中提出,要建立以信息披露為基礎的約束機制。您如何評價(jià)現在相關(guān)企業(yè)的環(huán)境信息披露情況?對于進(jìn)一步做好信息披露工作,您有什么建議?

李志青:近年來(lái),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部等部門(mén)相繼出臺了一些關(guān)于企業(yè)環(huán)境信息披露的管理辦法,推動(dòng)企業(yè)環(huán)境信息披露工作日益規范。我們跟蹤研究了400家企業(yè)的環(huán)境信息披露情況,發(fā)現環(huán)境信息披露的質(zhì)量正在慢慢改善,但結構性差異很明顯,有的行業(yè)做得好,有的行業(yè)做得一般。而且,供應鏈的特征特別明顯,如果一條供應鏈上鏈主企業(yè)的披露非常規范,就會(huì )帶動(dòng)整個(gè)供應鏈企業(yè)的環(huán)境信息披露日益規范。

目前的環(huán)境信息披露主要集中在傳統污染物上面,碳信息披露還比較薄弱。我們現在正在從能耗雙控向碳排放雙控轉變,在碳排放測算、碳足跡等管理方面還存在能力不足的問(wèn)題。怎么做好碳信息披露也是問(wèn)題,披露出來(lái)的內容既要有一定的透明度,又要守好安全底線(xiàn),我們在這方面還缺乏經(jīng)驗。

中國環(huán)境報:此次指導意見(jiàn)中提出,要持續完善綠色金融標準體系。在您看來(lái),哪些方面需要完善?

李志青:我認為,在綠色金融產(chǎn)品標準建設方面,還是取得了顯著(zhù)進(jìn)步。比如,建立了碳核算標準、碳信息披露標準等,一些地方還出臺了推進(jìn)轉型金融目錄。接下來(lái),完善標準的工作應該往細里走。比如,要披露溫室氣體排放量,就涉及溫室氣體排放來(lái)源的方法學(xué)??傊?,就是要不斷細化、完善。

經(jīng)過(guò)這些年的發(fā)展,銀行等金融機構已經(jīng)把綠色金融作為一項重要工作,交通銀行等已經(jīng)將綠色作為企業(yè)發(fā)展的底色來(lái)看待,還有一些銀行把對綠色產(chǎn)業(yè)的支持作為業(yè)務(wù)的重點(diǎn)。監管機構也建立了明確的對于綠色金融規模和結構的考核機制。目前,各大銀行中綠色金融業(yè)務(wù)的占比在10%—15%之間。

中國環(huán)境報:近幾年,我國在一些地方建設了綠色金融改革創(chuàng )新試驗區,這些地方積累了哪些經(jīng)驗?

李志青:我國的綠色金融改革創(chuàng )新試驗區一開(kāi)始是8個(gè),后來(lái)又增加了2個(gè)。應該說(shuō),這些試驗區是各具特色的,一些標準、激勵機制、考核機制等都是這些地方陸續探索出來(lái)的。比如,浙江湖州等地區曾經(jīng)實(shí)施綠色金融末位淘汰,如果綠色金融總量排名最后,第二年就會(huì )被扣減貸款信貸額度;相反,如果做得很好,會(huì )得到財政補貼。再比如,浙江衢州長(cháng)期探索建立碳賬戶(hù),在碳排放管理方面做出了很多努力。從人民銀行試點(diǎn)建設的初衷來(lái)看,基本上還是符合目標要求的。

綠色金融工作需要多部門(mén)協(xié)同,這需要各部門(mén)把手頭正在做的、與綠色金融相關(guān)的一些工作更好地整合起來(lái),形成統一的機制。除了金融、發(fā)改、工信、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等部門(mén)做好協(xié)同外,教育部門(mén)也要發(fā)揮作用,在人才培養方面更好地支持相關(guān)工作開(kāi)展。

中國環(huán)境報:您認為,接下來(lái),綠色金融發(fā)展的重點(diǎn)應該在哪些方面?

李志青:從板塊來(lái)看,我覺(jué)得狹義綠色金融和轉型綠色金融要齊頭并進(jìn),但短期的重點(diǎn)要更加關(guān)注傳統產(chǎn)業(yè)轉型。在推進(jìn)ESG標準中國化方面,也需要花大量時(shí)間梳理。

以前,我們更多關(guān)注規模較大企業(yè)的需求,這是最容易實(shí)現的。但是,中小企業(yè)的綠色化問(wèn)題同樣要被關(guān)注,我覺(jué)得,實(shí)現綠色金融普惠是一個(gè)難點(diǎn)。在一些新興領(lǐng)域,比如生物多樣性保護等領(lǐng)域,綠色金融的發(fā)展潛力很大,需求也很大,需要得到更多關(guān)注。此外,要積極完善碳市場(chǎng)和碳金融,讓碳市場(chǎng)真正發(fā)揮好價(jià)格信號的作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