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態(tài)文明建設的倡導者  綠色生活創(chuàng )建的踐行者

當前位置:綠色技術(shù) >  綠色產(chǎn)品 > 正文

綠色金融產(chǎn)品創(chuàng )新不能“只見(jiàn)樹(shù)木不見(jiàn)森林”

2024/6/26 15:49:46   澎湃新聞·澎湃號·政務(wù)      人氣:2480

在全面推進(jìn)美麗中國建設的過(guò)程中,綠色金融發(fā)揮著(zhù)重要作用。今年以來(lái),相關(guān)部門(mén)陸續出臺《關(guān)于進(jìn)一步強化金融支持綠色低碳發(fā)展的指導意見(jiàn)》《關(guān)于推動(dòng)綠色保險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的指導意見(jiàn)》等文件,做好綠色金融大文章,積極支持綠色低碳發(fā)展。目前,我國綠色金融發(fā)展取得了哪些成績(jì)?還有哪些工作需要改進(jìn)?對此,中環(huán)報記者采訪(fǎng)了中國地質(zhì)大學(xué)(武漢)綠色金融研究團隊負責人張偉。

張偉,中國地質(zhì)大學(xué)(武漢)學(xué)科領(lǐng)軍人才,教授(二級),中國地質(zhì)大學(xué)(武漢)綠色金融研究團隊負責人,應用經(jīng)濟學(xué)博士生導師,研究方向為經(jīng)濟可持續發(fā)展與金融創(chuàng )新。

中國環(huán)境報:在您看來(lái),近幾年國內綠色金融在推動(dòng)綠色低碳轉型發(fā)展方面取得了哪些成果?還有哪些問(wèn)題亟待解決?

張偉:我國的綠色金融事業(yè)近年取得了快速發(fā)展。據統計,2023年末,我國本外幣綠色貸款余額達30.08萬(wàn)億元,同比增長(cháng)36.5%,高于各項貸款增速26.4個(gè)百分點(diǎn)。其中,直接和間接碳減排項目貸款合計占綠色貸款的67.3%,表明我國的綠色信貸是以應對氣候變化為主導的,既注重國內環(huán)境治理,又積極參與國際環(huán)境治理,實(shí)現了綠色與低碳的協(xié)同發(fā)展。另?yè)y計,2023年末,我國境內綠色債券累計發(fā)行規模達3.62萬(wàn)億元,所募集資金主要支持了能源、建筑、礦產(chǎn)等行業(yè)的綠色發(fā)展。

總體來(lái)看,近年來(lái),我國綠色金融的頂層設計進(jìn)一步優(yōu)化,市場(chǎng)規模持續擴大,產(chǎn)品創(chuàng )新穩步推進(jìn),環(huán)境信息披露取得進(jìn)展,國際合作逐步加強。

但也要看到,綠色金融發(fā)展中還存在一些問(wèn)題需要解決。一是綠色金融標準尚未統一。不同金融工具的綠色標準存在差異,導致市場(chǎng)分割,不利于金融機構對綠色金融的發(fā)展。

二是環(huán)境信息披露質(zhì)量有待提高。部分企業(yè)和金融機構的環(huán)境信息披露不夠準確和完整,影響了綠色金融市場(chǎng)的有效性。

三是存在“漂綠”“洗綠”風(fēng)險。一些企業(yè)通過(guò)偽裝的綠色產(chǎn)業(yè)項目騙取金融機構的資金,一些金融機構通過(guò)夸大的綠色金融項目騙取財政的獎補,影響了綠色金融的聲譽(yù)。

四是綠色信貸“一支獨大”。長(cháng)期以來(lái),銀行在我國金融體系中居于主體地位,導致我國的綠色金融主要表現為綠色信貸(占比達90%左右)。這既不利于銀行體系風(fēng)險的分散,與綠色創(chuàng )新的高風(fēng)險也不相匹配。

五是綠色金融存在企業(yè)歧視。例如,無(wú)論是綠色信貸還是綠色債券、綠色基金等,更偏愛(ài)國有企業(yè),對民營(yíng)企業(yè)支持較少。

六是綠色金融人才短缺。綠色金融領(lǐng)域需要具備環(huán)境、經(jīng)濟、金融等多方面知識的專(zhuān)業(yè)人才,目前高等學(xué)校相關(guān)學(xué)科與專(zhuān)業(yè)很少,人才供應嚴重不足。

中國環(huán)境報:您提到了“漂綠”的問(wèn)題,該如何防范類(lèi)似問(wèn)題?在提高綠色金融資金投放的精準度方面,有什么建議?

張偉:防范“漂綠”“假轉型”等行為,首先要完善監管體系,加大處罰力度。加強監管部門(mén)對綠色金融業(yè)務(wù)的監管力度,制定明確的監管規則和處罰措施。同時(shí),加大對“漂綠”“假轉型”等行為的處罰力度,嚴格執法,形成嚴厲震懾。

還要嚴格環(huán)境信息披露。通過(guò)必要的制度安排,要求企業(yè)與金融機構嚴格披露與綠色項目相關(guān)的信息,包括環(huán)境績(jì)效、轉型計劃執行情況等,增加強制性環(huán)境信息披露以及環(huán)境信息披露完整性、經(jīng)常性的要求,提高環(huán)境信息透明度。對于應該披露但沒(méi)有披露,或是披露不完全的企業(yè)與金融機構,需要進(jìn)行嚴肅處理,以體現環(huán)境信息披露制度的嚴肅性。

同時(shí),引入獨立的第三方機構,對綠色項目進(jìn)行認證和審計,增強公信力。

此外,要加強金融科技手段的應用。金融科技手段對于防范“漂綠”“假轉型”等行為具有獨特的作用。比如,利用區塊鏈等技術(shù),可以解決資金穿透管理的問(wèn)題,能夠幫助金融機構實(shí)現對綠色信貸、綠色債券等資金投向的跟蹤;利用大數據與人工智能技術(shù),可以對綠色產(chǎn)業(yè)項目的相關(guān)環(huán)境信息進(jìn)行分析和甄別,能夠檢驗信息的真實(shí)性,以便及時(shí)發(fā)現異常情況。

同時(shí),加強行業(yè)自律、社會(huì )監督與舉報。推動(dòng)金融機構形成行業(yè)自律組織,制定自律規則,互相監督和約束。強化信息共享平臺建設,建立健全公眾、媒體等參與監督和舉報的渠道,形成廣泛的社會(huì )監督網(wǎng)絡(luò )。

要提高綠色金融資金投向的精準度,一方面要提高對項目的鑒別能力,另一方面要加強動(dòng)態(tài)監測與調整。這不僅需要培養和引進(jìn)高層次專(zhuān)業(yè)人才,還要建立科學(xué)、嚴謹的綠色項目評估體系,綜合評估項目的環(huán)境效益、社會(huì )效益和經(jīng)濟效益。

通過(guò)大數據、區塊鏈等金融科技平臺,對已投放資金的項目進(jìn)行持續跟蹤監測,根據實(shí)際情況及時(shí)調整資金配置,確保資金始終投向符合標準的綠色項目。一旦發(fā)現企業(yè)存在“漂綠”“假轉型”問(wèn)題,隨時(shí)中止資金的撥付,并制訂資金回收計劃,通過(guò)與企業(yè)談判等方式,及時(shí)回收資金。

中國環(huán)境報:在推進(jìn)綠色金融工作的過(guò)程中,金融機構比較擔憂(yōu)的是什么?

張偉:目前,發(fā)展綠色金融在國內許多金融機構的發(fā)展戰略中占據著(zhù)越來(lái)越重要的位置,不少金融機構將綠色金融視為戰略轉型和業(yè)務(wù)拓展的重要方向,積極布局綠色信貸、綠色債券等業(yè)務(wù)領(lǐng)域。

在這個(gè)過(guò)程中,金融機構也有自己的擔憂(yōu)。比如,在風(fēng)險評估方面,綠色產(chǎn)業(yè)項目的風(fēng)險評估較為復雜,涉及環(huán)境風(fēng)險、技術(shù)風(fēng)險等多方面因素,尤其是一些新興的綠色技術(shù)項目存在較多的不確定性,準確評估存在一定難度。信息不充分也是一個(gè)重要方面。目前企業(yè)信用意識有待加強,信息缺乏互聯(lián)互通,金融機構難以全面、準確掌握企業(yè)或項目的環(huán)境信息,因而會(huì )影響決策的準確性。一旦企業(yè)對自身環(huán)境問(wèn)題有所隱瞞或造假,會(huì )嚴重影響金融機構的資產(chǎn)質(zhì)量。

金融機構開(kāi)展綠色金融業(yè)務(wù)需要較多的投入,如專(zhuān)業(yè)人才培養、系統建設、技術(shù)研發(fā)等,導致成本較高,而收益的實(shí)現需要較長(cháng)時(shí)間。因此,如何平衡成本和收益問(wèn)題也會(huì )困擾金融機構經(jīng)營(yíng)者。如果沒(méi)有政策支持,綠色金融的可持續性就會(huì )受到影響。

中國環(huán)境報:在綠色金融產(chǎn)品創(chuàng )新方面,國內地方和金融機構開(kāi)展了哪些嘗試?還需要怎樣完善改進(jìn)?

張偉:在這方面,國內一些地方和金融機構開(kāi)展了諸多嘗試。比如,浙江湖州等地積極創(chuàng )建綠色金融統計制度、啟動(dòng)“綠貸通”銀企對接服務(wù)平臺;部分地區開(kāi)展了綠色金融標準創(chuàng )新,結合當地產(chǎn)業(yè)特色制定了針對性標準;還有一些地方,例如湖北武漢等地,結合金融科技、碳市場(chǎng)推出了綠色金融服務(wù)平臺、碳普惠平臺等。一些商業(yè)銀行推出了綠色信貸,甚至探索了“綠色產(chǎn)權質(zhì)押+回購+保險”等復合貸款。一些保險公司開(kāi)發(fā)了綠色增信保險、光伏電站運營(yíng)保險、林業(yè)碳匯保險等綠色保險產(chǎn)品。一些證券機構發(fā)行了碳中和債券、可持續發(fā)展掛鉤債券、綠色資產(chǎn)支持證券等綠色債券產(chǎn)品。

但總體來(lái)看,我國的綠色金融產(chǎn)品創(chuàng )新力度不夠,不僅新產(chǎn)品較少,而且缺乏推廣,停留在“樣品”“嘗試”階段,導致“只見(jiàn)樹(shù)木不見(jiàn)森林”。因此,我認為需要在這些方面進(jìn)行改進(jìn)。

一是幫助引導金融機構通過(guò)國際合作與自主研發(fā),繼續鼓勵推進(jìn)綠色金融產(chǎn)品創(chuàng )新,例如進(jìn)行“碳期權+保險”“綠色債券+碳足跡”等組合研發(fā)。

二是幫助引導金融機構加強綠色金融新產(chǎn)品的推廣應用。在試點(diǎn)成功后,需要及時(shí)總結出可復制、可引進(jìn)的經(jīng)驗和商業(yè)模式,積極推廣綠色金融新產(chǎn)品,拓展市場(chǎng),增加收入來(lái)源。同時(shí),建立健全風(fēng)險分擔體系,降低金融機構開(kāi)展創(chuàng )新業(yè)務(wù)的顧慮。

三是促進(jìn)金融科技與綠色金融的融合。有必要建設綠色金融智能服務(wù)系統,利用大數據、區塊鏈、人工智能等先進(jìn)技術(shù),為金融機構開(kāi)展綠色金融業(yè)務(wù)提供風(fēng)險預防、風(fēng)險分散、風(fēng)險控制等方面的支持。

四是擴大綠色金融改革創(chuàng )新試驗區試點(diǎn),加強綠色金融產(chǎn)品創(chuàng )新的探索?,F有國家級綠色金融改革創(chuàng )新試驗區的實(shí)踐表明,試驗區對綠色金融產(chǎn)品創(chuàng )新發(fā)揮了重要的促進(jìn)作用,是綠色金融產(chǎn)品創(chuàng )新的重要“根據地”。需要對國家級綠色金融改革創(chuàng )新試驗區進(jìn)行擴容,同時(shí)推動(dòng)省級綠色金融改革創(chuàng )新試驗區的設立及完善。

中國環(huán)境報:在推動(dòng)綠色金融服務(wù)美麗中國建設方面,還需要哪些政策協(xié)同支持?

張偉:我認為,協(xié)同政策的支持主要包括財政、貨幣、法規、科技等方面。

比如,在財政政策方面,我認為,有必要對綠色金融收益給予稅收減免,對綠色金融項目提供貼息或專(zhuān)項補貼,設立綠色擔保機構及風(fēng)險補償基金等,通過(guò)利益提升與風(fēng)險分散提高金融機構發(fā)展綠色金融的積極性。

還有必要發(fā)起設立綠色發(fā)展引導基金,撬動(dòng)更多社會(huì )資本參與設立子基金,形成“財政引導—資本集聚—綠色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—更多綠色金融支持”的良性路徑。

在法律法規方面,需要健全專(zhuān)門(mén)的綠色金融法律法規,同時(shí)修訂金融法律法規中忽略綠色金融或與綠色金融相抵觸的內容,以保障綠色金融市場(chǎng)運行的規范和有序。

比如,有必要出臺綠色金融專(zhuān)項法規,將政府文件轉化為激勵力與約束力更強的法規;建議修改《環(huán)境保護法》《商業(yè)銀行法》等單行法,明確金融機構對資金支持項目環(huán)境影響的法定審查義務(wù),確立金融機構因資金支持而產(chǎn)生的環(huán)境法律責任,以法治思維將行政推動(dòng)轉化為市場(chǎng)驅動(dòng)。

此外,我認為,需要鼓勵金融機構與高等學(xué)校共同建設綠色金融實(shí)驗室以及高端智庫等,大力推動(dòng)綠色金融的創(chuàng )新。同時(shí),在政策上允許綠色金融所有權人申請發(fā)明專(zhuān)利,探索運用專(zhuān)利保護的方式保護綠色金融所有權權益,建立綠色金融產(chǎn)品使用權交易市場(chǎng),最大限度地支持綠色金融領(lǐng)域的發(fā)明創(chuàng )造,促使綠色金融迸發(fā)創(chuàng )新活力。